EN [退出]
那年花开月正圆>中国新闻

_津门袭裁球员弃足球:现在过得好何必招惹足球!

2017-11-19 14:42

三年前的夏天,天津全运队9名球员因追打裁判遭到惩罚,从那以后,除个别人还在坚守足球的梦想之外,其他人都选择了销声匿迹。赵世桐——这位受罚最重的孩子三年来把自己完全屏蔽于媒体“地毯式”的搜索之外。

媒体对于赵世桐的关注始于2009年7月26日下午,20岁的赵世桐被愤怒冲昏了头脑,挥舞着拳头追打当值主裁何志彪。4天之后,中国足协公开了对他的处罚决定:取消天津队12号运动员赵世桐在中国足协的注册资格,并禁止其从事任何与足球有关的活动。

一张昂贵的罚单,一个刚刚起步的年龄,其间的是非纠葛成为媒体追寻的理由。然而,时过境迁,这起风波已被人淡忘,当初被追打的何志彪也在“反赌扫黑”中落网,人们拍手称快的同时自然而然地翻过了这一页,谁也不知道那个被剥夺踢球权力的赵世桐现如今过得如何,是否又拥有了新的梦想。□

远赴山西求学

没带一双足球鞋

如果没有那场全运会比赛,赵世桐现在应该坐在天津一所高校的教室里,接受老师的谆谆教导,因为在当年高校特殊招生的学生名单公示上,赵世桐的名字赫然在列,对于这种俱乐部安排好的出路,赵世桐很满意,因为即便无法晋升一队,也依然可以利用足球技能在大学校园为后半生谋得不错的保障。然而,那次追打引发的超级罚单瞬间改变了他的命运,在足球对他关上大门的同时,象牙塔也无情地拒他于千里之外,校方的理由是:既然你的特长都无从发挥了,我们也根本没有必要录取你。

那段时间对赵世桐而言是最难熬的日子,他想过、也尝试过很多种办法让自己重新振作起来:比如去二手楼盘当售楼先生,抑或是到超市打打短工,本以为忙碌起来就会忘掉过去,但偏偏适得其反,他根本静不下心来从头开始。家里人一边劝他安心休整,一边四处奔走竭尽全力给孩子找个靠谱的出路,赵世桐也和家人吐露过自己的心声,既然这辈子踢不了球了,他的第一愿望就是回到学校念书。时间长了,家长也意识到:或许只有宁静的校园生活才能让这颗受伤的心灵重新平复下来。

天无绝人之路,就在天津各高校纷纷对赵世桐摇头拒绝的时候,转机出现了。那也是一次很偶然的机会,赵世桐的母亲联系到了远在山西的朋友,这位朋友听说赵世桐的遭遇后很是同情,当即表示愿意帮助孩子重回学校。起初,赵世桐没当回事,觉得人家不过是安慰自己罢了,但不久之后,太原一所高校的录取通知书寄到了赵世桐的家中,这让全家人喜出望外。爸爸妈妈就像过年一样包了顿饺子,赵世桐回忆说:“那顿饺子特别香,我都记不清有多久没那么开心过了。”

就这样,赵世桐尝到了天上掉下的馅饼,开始了自己的学生生涯,临行前,家里人叮嘱他千万不要再惹事了,赵世桐一边听一边将大包小包的塞满了整个行李箱,可唯独没有一双足球鞋。

我也不比谁笨

只要肯念跟得上

像赵世桐这样的“出身”,大学里供他选择的也只有体育专业,尽管赵世桐也说不上来他这专业毕业之后能干点什么,但自从走进校园,他就像进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。宁静的“象牙塔”,加之班上很少有人知道他的“身世”,赵世桐的生活一下变得简单了许多。业余时间,他很少和同学踢球,也不再关心和足球有关的事了。

一眨眼,赵世桐已经是大三的学生了,令他颇感自豪的是,在这三年中,他从来没有挂过科,“我从小学习就不错,升初中的时候,距离市重点分数线很近,只要家里肯掏钱,我就能上重点中学。说实话,我们踢球的也不比谁笨,体育专业学的文化课本来就简单,只要努力就能跟上,再挂科那还行。”当初,赵世桐的父亲极力反对儿子踢球,就希望他能走求学之路,但是没有拗过足球教练的执着,没想到兜兜转转一遭,经历了一次劫难后,赵世桐还是坐进了教室。“这可能就是宿命吧,早知如此何必当初,走到今天这一步,我也没什么好说的。只有在学校好好念书,才算对得起我的父母。要知道,那次出事后,他们内心的痛楚远比我强烈。”赵世桐说道。

聊天过程中,赵世桐也向记者不停地打听着就业情况,记者这才意识到再有一年,他就要毕业了。三年前,走投无路的赵世桐有过一次痛苦的求职经历,那时候没有文凭没有经验的他四处碰壁,3年之后,即将拿到大学文凭的他却依然觉得前路迷茫。“毕业之后,我还是想回到父母身边,在天津找份工作,可是哪有适合我的工作呢?会不会还像3年前一样啊?”话没有说完,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……

现在过得很好

何必去招惹足球

来到太原很长一段时间,赵世桐一直极力隐藏着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往,对他来说,那就像是一道伤疤,从来不会主动示人。因此,即便是同班同学,也很少有人知道,他就是中国足坛遭受惩罚最重的球员。

学校领导自然知道赵世桐的特殊身世,于是有一天想邀请他加入校队,本以为赵世桐会满心欢心的答应,但没想到,赵世桐竟然婉言谢绝了。即便课间休息,班里同学喊上赵世桐去操场踢球活动活动,他也总是摆摆手,“不去了,你们踢。”实在拗不过,赵世桐会跟着大伙一块来到操场,但他却宁愿坐在一边看,也不上场踢两脚,“足球带给我的只有痛苦,我现在过得挺好,又何必去招惹它呢?”赵世桐一阵苦笑。

爱得越深,伤得越深,情场上的这句话用在赵世桐身上同样再合适不过,因为足球曾经就是他的情人。而被足球伤害过的赵世桐刻意在脑海中抹去一切关于“她”的印迹,但却始终无法躲开这个阴影。现在的赵世桐不仅仅是不踢足球,甚至连足球比赛都很少看,倒是有同学以志愿者的身份领着他免费去看了几场山西男篮的CBA比赛,回来后,赵世桐很是兴奋,偶尔也会到篮球场上挥汗如雨。

三年的时间足以让一个人忘掉不快,赵世桐承认,他已经爱上了现在的校园生活:“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,比踢球那阵轻松多了,每周的课也不多,更不用担心能不能踢得上比赛,我现在的想法也简单,就是弥补我过去缺失的学生时代,好好享受这难得的校园生活。”至于那个被他追打的何志彪,赵世桐如今也能够做到一笔带过:“说实话,我已经忘了他长什么样子了,如果有一天在路上遇上的话,我可能认不出他来。”

 一嘴山西腔

但还是天津话舒服

孤身一人在太原,赵世桐渐渐学会了入乡随俗,刀削面、老陈醋……这些天津人吃不惯的东西对赵世桐来说完全不在话下,他甚至还学会了一嘴地道的山西腔。当记者嬉笑他的口音时,赵世桐腼腆地解释道:“身边的室友都是山西人,不知不觉就被他们带过去了。”以至于每次放寒暑假,赵世桐回家后还需要一段时间来更改口音,“只有听到别人和我说天津话,我才能慢慢改过来,这么一比较,我还是觉得说天津话舒服啊。”

现在,赵世桐和曾经那帮一起受难的队友也少有联系了,大家天南地北的“散落”各地不知音讯。“所有人都各忙各的,也都不知道混得怎么样了。”提起昔日的难兄难弟,赵世桐一下陷入了深思,这也是整个谈话过程中,赵世桐第一次语气低沉。“我只知道范志强去德国做手术了,应该是还没回来,要是回来的话,他肯定给我打电话了。”当记者告诉他,范志强已经回国的消息后,赵世桐稍显失落,“哦,是嘛,那他肯定是太忙了,等我放假回天津再跟他联系吧,现在离得远,也不方便。”

就在赵世桐念书的三年间,范志强和郝腾蛟两名球员相继解禁,明年的联赛赛场上很可能见到他们的身影,对此,赵世桐并不感到羡慕:“能等到解禁的这一天,大家都为他们高兴,但这几年来受的煎熬也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。即便当初足协不罚我终身禁赛,我恐怕也很难坚持到现在,所以这是他们应得的机会。再说,人应该懂得知足,我在大学里念书也很好啊,至少比我三年前走投无路要强很多。”

当前文章:http://sw9e5.szielang.cn/20171116/fhc9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1-19 14:42

济南供暖时间表2017  假冒注册商标罪150万  功夫熊猫1国语版全集  爱的领悟泰剧中字  唐伯虎点秋香粤语版  伤不起图片  端午节的手抄报大全  大一计算机基础题题库  中国人泰国买别墅攻略  现场主播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_津门袭裁球员弃足球:现在过得好何必招惹足球!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昆仑